要是不在這裡
我才不會花這個錢
要是不在這裡
我才不會覺得合理
要不是沒得選
要不是想多看
要不是想出洞
要不是理由多
要不是賺得少

滷肉飯烏托邦裡有吃軟飯的蟯蟲

修剪枝條以後又長得更好
可是我不想要他長得那麼好
大雨來可能會淹死
不下雨則是會渴死
我擔心切面破裂會流太多汁
我安慰自己我以為的是真理
應該無懼
其實無據
只是有具
怦然心跳的屍體

20211111

今天寫字
明天寫字
時而忘記寫字
後來一起寫字
寫血血寫
圖圖畫畫
今天我突然想起了拍照
突然眼睛就看得見了
是回憶因人而逼近
生存因難堪而喚醒
天暗了光就亮了起來
忽然就看得見了

想念這雨淋起來的感覺
金木水火土
我是一棵白水木
姿態妖嬌婉約
顏色笨拙出眾
生在海潮處
越是風吹海鹹
越是站穩邊界
越是日曬乾烤
越是油亮鮮美
我是這塊土地養出來的
一株小木
驕傲自負
轉身便哭

在我心中那時間是不變的
沒有週年沒有歲數
沒有滾動沒有覆轍
就是在一直在但也只是在

在這裡搞屁啊
自殘自慘自爽自食自吹自累
自圓其說
可惡的是剛剛那杯飲料還真好喝

剛好沒有太冷太熱
剛好沒有胃痛牙痛
剛好沒有心繫什麼
剛好沒有悲從中來
要喝到好喝的多不容易
要喝得到喝的多不容易

我以為你是盞明燈
但其實你是你

明燈有亮我就有個方向
但你其實就只是你

湊到燈下我都看得見你了
但閉上眼還是不小心又把你當作明燈一盞
搞不懂為什麼我可以看得見你

那個輪廓那些支架
怎麼都不是明燈該有的模樣

我們的壞習慣是
想要別人閉嘴時
就拿錢塞
就用錢把自己墊上制高點
就可以不講道理不談尊重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不必聽

踩在錢上是高處不勝寒
踩在錢上以為騰雲駕霧
就隨風飄走
自輕者人輕
人性既輕且賤

把愛膨脹就看不到細節
來回細索便流於水帳
疼惜將他的身形藏於間接中安置裡
感念即不容張揚

翻面、熨燙、折方、疊放
頭也不回頭也不抬地允許任何行動與不動
相敬相諒是等卻也不等

所以我不能寫也不能說謝
收下以後
讓自己和照料一樣靜

他的世界留了一片空間
那叫人我之間的餘地

上面放了心知肚明
也奉上了山高水長有情則靈

亦步亦趨
相敬相重
有就有成
為人為己

你怎麼知道我沒種刪
我還真的是沒種刪
還不敢不笑
不敢說我不想笑

我怎麼知道我沒種走
我還真的不知道何時會走
想也想不透
該想的不想不該想的就想

我怎麼知道你是故意的
你怎麼可能不是有意的
落入宇宙中的孤絕
環繞在全身上下的壁壘
要的不就是你來用額頭響響的磕
重重的沉痛地打擾

第一次出發時
興起了可以去找你的念頭
我走進每一條小巷卻都是盡頭

第二次打算去找你時
又走上那條平行卻又不相通的山坡
是我第三次無功卻亦非敗興而返

今天在悶熱的涼風中爾偶走在陰影下
太刻意去回想反而繞了路
轉身是你再轉身即是你每日觀賞的山頭
他種了玫瑰苗仍沒長成玫瑰樹
才知道我們即將擦身你的年歲
藉此我勢必將更接近你一些

豎起的松樹是門
下次是否該備好伴手禮
卻記起那段文中的敬拜
徒手的鄭重
人性的虔誠
我帶了我來
想是已俱足

你知道我本意不是如此的,但亦是殊途同歸。隨後便連帶出了接二連三的順理成章,為了我的身在此地提供一個大家都願意接受的理由。來往之間又是小心翼翼的試探,臉部擺上性別角色的原理訂下的表情,四肢則各自呈現了自行訂製的不知所措,有無意打擾的,有推波助瀾的,有只願在你中看到我自己的,有絢爛溫暖的朝我綻放到我不敢不肖已經笑僵還不得不效成一個討喜的樣子的,即便這裡沒有孝。你還是叫我名字吧,即便我的名字也不只是我的名字。一盪一盪,到目前為止的次數都還是數得出來的。但我們是以「不再能計算」作為初始的許諾才願意迫使彼此記下一些細節,一些遙遠的、難以成形的關心,而最不明白這些段落演化的是我,不過這亦是藉口而已,搭配語言與文化的隔閡,成了我最舒適的隱身處。歸處的輪廓變得鮮明,畫出的不是界限,而是一種聲音的取向,調幅約略會共振的頻道,亦是一種人世的必然。

我又何必得搶佔到這傘下呢
只是這把又大又大聲

裡面的人會用已知的方式來滋潤我
裡面的人告訴我傘就這一把
裡面的人訓練有素行之有年技藝超群

傘裡終究得玩別人的遊戲
輸也只輸掉了自己

音樂一放,全部人又跳了起來
半輩子沒再跳過的舞
站好隊形,動作流暢,變換隊形
彼此都驚訝,怎麼我們都記得一樣的份量
又如當年,一個動作也不馬虎,音樂不停不得嬉笑

我有沒有跳過這支舞
我從沒有停下這支舞
我從沒有跳過這支舞
我好想要再跳這支舞

Hey,
you,
yes,
it’s you, who are reading these lines right now.
You don’t know how much I appreciate this space between you and me,
where no one else’s watching, just you and me.
no one could post a like or comment or anything noisy and disturbing.
You drop by and you leave, leaving some traces unable to track,
I drop by and I leave, leaving some glimpses that have no impact.
this is the way I’d call it a comfortable distance, with low contrast.

我擅長計劃離別
沉浸於形形色色的感傷
不過生便是離死別
我為了離別而生
連買個菜都能建造出想像的告別
孜孜不倦的打造巢穴
造出不捨才能製造分別改變前進成就存在
推著那石頭再放心的帶它滾下山

最後的晚餐 the final countdown
英雄式的歡迎悲劇風暴的中心
工作的工作,沒工作的也來了
沒庫存的不賣,有庫存的也幾乎賣光了
所有人說著話卻也都安靜
沒得適應變局卻也不能說沒經歷過
便又更安靜了
談什麼都沾不上邊搔不到癢處
兩週、四週、十四週過後?
抱緊兩個小紙盒
加速離去